Shibuya|Chatei Hatou

An old, but really stylish café, where I chill a whole afternoon

從決定開新的page寫網誌以來,一直在想怎樣開篇

不怕笑話,好幾年沒有靜下心來寫東西導致了自己都不知從何開始寫起。

週末和友人約在涉谷,特地挑選了一家自己常去的老式café,能讓自己暫時避開初夏的微熱天氣和身邊擦肩的人流。

慢步行進的途中,突發奇想:第一篇主題,就是這家 Chatei Hatou。

很多人對於涉谷最直接的印象是JR車站八公口的【忠犬八公像】,標誌性的雕塑和綠色車頭讓很多人把見面地點約在了那裏。但比起八公口,個人更喜歡人少清淨一些的副都心線出口,計劃附近線路也更簡單快速,站內的環境和通風設施也比JR站內更加舒適。更貼心的設計在於幾乎除了出口的台階以外,副都心線很多步行的區域用緩和斜坡代替了台階,方便了年紀少長行動不變的人士以及推嬰兒車出行的媽媽們。

今天去的Chatei Hatou是我在探索副都心線附近時發現的一家好去處。

shibuyasta

對於剛剛造訪涉谷站的人來說,這家店其實並不好找。但是如果從副都心線11號出口步行的話1-2min便可以輕鬆找到。副都心線出口相對於JR都十分窄狹,但依次用阿拉伯數字標記,十分清楚易懂。

從11號出口出來,其實已經可以聞到DOUTOR傳出來的咖啡豆香…Wait!再忍一下!我保證我們去的那家的豆香味不會讓你失望。

XVLU9705

direction2

這條街起初是為了個大銀行還有信用金庫設計的街區,所以沿街的看板基本上很難讓人想往裡面走走看看。

可幾年前的某天,不知道為什麼,路過野村證券(Nomura Securities)的時候我習慣性地右側看了看…於是在這些玻璃方塊之間,發現了點點綠色。

A post shared by 문동명 (@dmmuun) on

frontdoor

door

如今日文的西化程度頗深,以致很多cafe喜歡用縮簡語或者片假名(Katakana)來做看板。“コーヒー”一詞便是最常用的。除去民國時期的外來漢字來說,日文中的漢字對於coffee詮釋有很多種:【可否】【架非】【加非】【咖啡】;而這家店最打動我的,就是這日文漢字中難得用到的“珈琲” — “珈”為果實,“琲”為香,如此香氣的名字,怎能不進去嚐嚐?

DSVD4036

玄關處的玻璃小窗。幾片拼接琉璃把外面的艷陽和裏間的光線完全區分開。

umbrellastand
等待之餘,一直在好奇為什麼會把魚缸放置在這兒…
wall
看到牆上的告示才曉得:雨季的時候作為放傘的傘架;熱天時放上冰塊併滴入精油,撒幾片花瓣,讓屋外排隊的等候的人們可以在芬芳中稍解燥熱
genkan
玄關小窗後的光亮

counterseat

去時正逢禮拜六,客人很多。自己經常會選擇平日抽空去,聞著木頭和咖啡豆混合的獨特香味,看著眼前的Barista或烘培豆子,或提手沖調,優雅地微笑,細語寒暄。

menu

這樣的手寫Menu真是不多見了。日本的匠人自負感,在於自己覺得頂好的東西,肯定會手寫然後掛出給客人鑑賞。可否理解為這是匠人“正面的自負感”?

grapejuice

朋友標新立異,點了杯【甲州葡萄】 卻驚艷於她唇齒留香卻不厚重的清甜

嗜咖啡因的我,自然是看著Menu兩眼放光,琢磨著從那杯下手,琢磨著Barista今天會配上一隻怎樣的咖啡杯?

hatou

The Hatou Original Blend  JPY 500.-

對於鍾情於Espresso的人來說,Blend無異於Americano般顛覆正統。但是對於Barista來說最難的考驗也正式如此:何種豆子?何種比例?據說新手Barista都會有“萬年不錯recipe”,但對於老門道來講,他們會根據自己烘過的豆子來天馬行空地想像和勾畫味道,嘗試多次所呈現給客人的,便是面前這杯香氣漫溢,前味獨特的一品。

950yencoffee

Sumatera Mandheling   JPY 950.-

說起Mandheling很多人不曉得,但說到Starbucks鎮店豆子Sumatera立刻會有共鳴。

荷蘭軍當年的無心插柳成就了如今的香醇。在經歷了1900年代孢子病毒侵襲,在大片大片枯萎的農作物中存活下來:清苦,少酸,香氣濃郁。很多人把她作為Blend的引子,而我覺得,獨飲,更具風味。

A post shared by @aaaaa.kl on

千萬不要以為這兒只賣咖啡,根據季節時令限定的Chiffon Cake是很好的搭配

traditionalplate

造訪東京時,記得來這裡小坐看看,店裡就算稍許吵雜時,店內的音樂也是舒緩的正稱氣氛

一本書獨自小憩,或三兩朋友閒話下午

Signiture-blog

Leave a Reply